当前位置:混然天成历史熊廷弼是什么人?他是什么结局
熊廷弼是什么人?他是什么结局
2022-05-14

熊廷弼是什么结局,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就和各位读者一起来了解,给大家一个参考。

对于垂垂老矣的大明王朝而言,万历四十七年(1619年)的"萨尔浒之战"实在是一大噩耗。拼尽全力凑齐一支十二万人的队伍,本想着毕其功于一役,四面出击将努尔哈赤围殴致死,岂料"小酋长"也有大智慧,一招"凭你几路来,我只一路去",竟把天朝大军杀得片甲不留,全军覆没,当真是剿匪不成反被匪剿。

而精锐大军全线崩溃,辽东的局势也就真正不可收拾,努尔哈赤趁势掀起一波反击,攻城掠地,横行无阻,很有效仿当年蒙古铁骑直入中原,痛揍金国的架势。

然而,努尔哈赤终究不能如愿,因为一个人的到来,即"熊蛮子"熊廷弼。

熊廷弼,湖广人,身长七尺,文武双全,为人嚣张。当然,蛮子兄也有嚣张的资本,自幼聪明好学,早年参加武举考试,勇夺全省第一,后觉得"丘八"身份牌面不大,故弃武从文走入科场,又考了个全省第一,就这种炸裂的个人履历,想不嚣张估计很难。

而据史载,熊廷弼不只善于左右手开弓,更有一大令人生畏的技能——骂人,但凡有让他不爽的,张口就是"三字经"伺候,上溯十八代祖先,下及家中养的一条狗,熊蛮子可以骂无遗漏,且骂得极其难听,直喷得别人奄奄一息为止,可谓相当之彪悍。

有鉴于此,熊蛮子的人缘一向也差到了极点,因此,当万历皇帝提出让他去收拾辽东的烂摊子时,满朝文武罕见地一致表示同意,于是,辽东经略熊廷弼走马上任。

一到辽东,熊廷弼的强横便展露无遗,二话不说就砍了一批逃将的脑袋祭旗,随后又带着几个人跑到后金控制区大吹号角,惊得努尔哈赤赶紧下令严防死守。而最难能可贵的是,熊蛮子耍横归耍横,对辽东局势却有着异常清醒的认识。

与以往的辽东大员不同,熊蛮子既没有吹破天的口号,也没有豪气干云的誓词,只是一边招集流民,稳定人心,一边整饬军队,挖濠筑城,且严令固守,不得贸然出战。

在这些"谦恭"的表象后面,是蛮子兄早已为辽东制定出的一大策略——主守后战。也是没办法,十二万精锐大军都被杀得一个不剩了,更何况手中的虾兵蟹将,出去就是找死,那躲在城墙后面伺机偷袭总可以吧。

不得不说,熊廷弼的策略虽然看起来比较怂,却十分管用,此后一年多时间里,努尔哈赤只能干瞪眼,毫无作为,辽东局势重新步入正轨。

但很可惜,熊廷弼能挡住后金铁骑的步伐,却挡不住大明朝言官的口水。见辽东固守不战,远在京师的言官们很是愤怒,对准熊廷弼就是一顿狂喷,而这些货本就以骂人为生,其遣词造句也阴险无比,所谓"懦弱无能、画地为牢"一类,直骂得熊廷弼抓狂不已。

大名鼎鼎的熊蛮子哪里受过这种气,索性敞开了互喷,一来二去,蛮子兄便只能卷铺盖走人。

熊廷弼一走,憋了一年多的努尔哈赤总算又拨开云雾见青天,欣喜之余,立即大举发兵进攻,很快,辽东重镇沈阳、辽阳等地相继失守,局势彻底崩溃。

这下夸夸其谈的大臣们都蒙圈了,不得已,在处罚了几名言官喷子之后,新登基的天启皇帝只得再次请熊廷弼出山。不过,此时东林党"众正盈朝",为便宜行事,捎带手又安排首辅叶向高的门生王化贞为辽东巡抚,共谋恢复大计,这就坏事了。

要知道,王化贞也不是什么慈眉善目的主,早年驻守广宁,蒙古人看见都要绕道走,及至辽、沈失陷,敢招集溃兵,坚守孤城者,全辽东也只有王化贞一人,其个人声望以及嚣张本钱,那也是相当的雄厚。

而更重要的是,王化贞还朝里有人,首辅叶向高是老师,各部大臣都是东林党同志,相比人见人厌的熊蛮子,优势十分明显。故而,名义上虽然是上下级关系,王化贞却从来不买熊廷弼的账,在他看来,熊蛮子是真正的人如其名——一乡野蛮子耳。

两位嚣张人士就这样碰面了,擦枪走火自然是少不了的。

熊廷弼主守,王化贞偏要进攻,两人极其不对付,一来二去,"三字经"便成为二人交流的问候语。而仗着背景强大,兵权掌握在自己手中,骂到最后,王化贞索性不搭理熊廷弼,开始自顾自的经营辽东。

于是,风雨飘摇的辽东重镇出现这样一幅奇景:一把手熊廷弼领着五千人蹲在山海关,整日无所事事,二把手王化贞带着十几万人驻守前线广宁,忙得热火朝天。

乱成这样,努尔哈赤再不来就没天理了。

天启二年(1622年)正月,等不及王化贞来一举荡平,努尔哈赤主动送上门去,亲率大军进攻广宁。结果显而易见,吹牛是没有用的,王化贞惨败,全军覆没,据说,跑路时孤身骑着一匹骆驼,可见狼狈至极。

接下来就好办了,熊廷弼抓住机会狠狠奚落了一番王化贞,然后,将辽东数十万军民尽数打包撤入关内。换言之,经过两位嚣张人士的神操作,明朝在辽东的土地一寸不留,丢了个精光。

很快,消息传回京师,举朝震恐,天启皇帝气得连木匠活都没心情干了。想想也是,辽东的战略地位如此重要,说放弃就放弃,更何况,不久前其老爹光宗皇帝还咬紧牙关投了一百万两银子进去,就这样打水漂了,简直不能忍。

不过,气愤归气愤,查办却也要按照基本法,这两位兄弟的责任大小,朝廷倒还分得清楚:王化贞犯罪事实严重,丢入大牢等死,熊廷弼情节较轻,赶回老家,等候调查。

看样子,保住性命是没问题了,但熊廷弼却一刻不敢大意,不久之后,又匆忙赶回京师为自己辩解,因为他十分清楚,自己得罪的小人太多,而这些货又都是颠倒黑白的高手。

不出意外,朝廷中人果然都在为王化贞奔走呼号,其中,尤以东林党同志最为热切,而不巧的是,本案主审之一还恰好是东林大佬邹元标,这就不太好办了。

熊廷弼随即开始自我辩护,当然,哪怕是待罪之身,蛮子兄依旧本色不改,问一句顶一句,全然一副"老子光明磊落,你们能怎么样"的态度。于是,事情悄然发生变化。

当年四月,案件审理结束,判词如下:王化贞尽忠报国,但朴实不知兵,能力有限,死罪不可免,令人惋惜;熊廷弼空有大将之才,却坐视不管,故意摆烂,理应大卸八块,以明正典刑。

熊廷弼彻底服了,还真是伸手不见五指啊!

没办法,道理讲不通,那就只能按朝廷规矩办事了——塞钱保命。熊廷弼立即托人找关系,一来二去,东林党人汪文言揽下了这个活,随后,汪文言又托人找关系,转来转去,最终找到"九千岁"魏忠贤的家里。魏公公倒是个爽快人,明码标价,四万两保熊廷弼不死。

按说谈妥了就该给钱,但不知是熊廷弼拿不出四万两,还是汪文言又找到了新路子,反正魏公公压根就没收到这笔钱,非但如此,最后更音讯全无。

这是在拿我开涮啊,魏公公很生气,手下爪牙立即出动,一查吓一跳,中间人竟是死对头汪文言,这就太不像话了。要知道,阉党和东林党从来势不两立,汪文言竟敢把关系找到魏忠贤这里,找也就找了,中途又放鸽子,玩失踪,结结实实恶心了厂公一把。

"还有没有半点契约精神?!"魏公公出离愤怒,随后立刻逮捕汪文言,打入诏狱。

事已至此,熊廷弼算是彻底凉透了,因为通过此事,魏忠贤敏锐地察觉到了与东林党决战的时机,此后党争骤起,无数人头滚滚落下,而无意中卷入其间的熊廷弼,结局也就十分明朗了。

天启五年(1625年)八月,在阉党的努力之下,熊廷弼被斩于西市,传首九边,没有死在疆场,而是稀里糊涂死在自己人手中。

混然天成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